去年冬天为给公司招工,我出差去了一个偏僻山区的县城。

经朋友介绍,在临街位置租了一间当地一家公司的办公室作为临时办公和住

宿场所。

这家公司位于一整排二层楼房的二楼,一楼沿街都是商铺,在两家铺的间隔

处有一楼梯供上下行走。

二楼楼梯间分别有男女厕所,通往楼道处有铁栅门,楼道两侧全是这家公司

的办公室,共十几间吧,我租的是一进楼道靠街面的第一间。

房子不大,是套间,外间靠街窗户一侧相对摆有两张办公桌椅,靠侧墙有档

柜和沙发茶几,屋正中有带烟囱的烤火炉;内间较小,只一桌一床,可能是值班

人员休息间。

我只来十天半月,根据朋友意见,说住宾馆不如租临时房实惠,所以看了此

房就定下了。

不方便的是没电视看,上厕所还在外边,更别说洗澡,那公司只在女厕所设

了个电热淋浴器,我只能在晚上下班没人了才能进去洗浴,很不方便。

但当我住下后就发现有二大好处:一是办公室有厨具(可能是过去值班人员

用的),自己在烤火炉上可以做吃的;二是对面沿街二层楼是女工宿舍,那窗户

刚好与我窗户正对,晚上瞅来比看电视有吸引力。

由于我们这次招的是仓库整理中药材的普工,所以只要身强力壮不怕脏累能

吃苦工资要求不高的就行,因此没那么多应聘程式,只委托当地同行发信息报名

挑选,最后由我签合同录用。

差使简单我也特轻松,白天到处转转,看看当地风景商情民风,与朋友喝酒

吃饭打牌。

晚上有时自己做饭,有时在外买点熟食回来凑合。

虽然各地都有娱乐场所,可我在生地方又身有公务,出于安全我一般不去光

临。

自从我租住后,房东公司晚上也不留人值班了,晚上我洗浴后就把楼道铁栅

门反锁,在屋内围炉喝茶看报或用手机上网玩。

一天晚上我无意间发现突然窗外明亮许多,仔细一看是街上路灯增光加上对

面二层楼都开灯了。

我靠窗看,正对着我窗户的一间是日光灯,特亮,房间很宽敞(和我这边房

子大小差不多),好像是原来办公室改的宿舍,窗户宽大也无窗帘。

屋靠墙端两头各置有一张架子床,两床上铺都堆杂物下铺住人,屋中央空

间很大,也有一个和我一样的烤火炉,有一女的正从炉上提下铝壶就关灯看不见

了。

次日,我下楼看,对面那屋楼下是一家电器商铺,店内没有楼梯。

店中包括收银员就只三个女的,好象都不象我昨晚看到的那个。

我索性在街上买了个望远镜,回房一试很清楚,连那屋墙上贴的广告画上的

文字还有那架子床上的木梳都能看到(实际上隔街直线距离就二十几米)。

这下好了,我有工具了,晚上和清早上班前我基本上就象公安侦察蹲点那样

不断观察。

那屋就住两年轻女性,那高个短发的面目清秀,矮胖长发的相貌很普通,可

二人都是大奶肥臀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就是穿戴太土,大红大花一幅农村姑娘打

扮(后来证实的确是本县山村来城打工的)。

就这样经我一周多辛苦观察,结果什么感兴趣的事也没看上。

只是在我快结束任务返回的前两天,却真看到遇到奇迹发生,不能不说是上

帝精心安排赐予的幸运吧!

那是招聘截止日前两天的一个晚上九十点钟左右,我觉对面灯突亮,就拿望

远镜对窗观察,看到一长发女正从炉子上提壶往塑胶盆中倒水。

平时这屋都两人,洗脚后就分头上床关灯睡觉了,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都会对

窗梳头。

怎么今天就一人都好一会儿了还没见关灯我就转移到里间窗继续观察(

里间窗斜对她床)。

呀,只穿裤头和胸罩正用瓢从塑胶桶往盆加水哩,正看对劲哩突然关灯了

,我赶紧换位置到外间窗(正对那屋中央),借街灯余光看她在脱去胸罩和内裤

正坐向盆旁小凳,看似准备洗澡呀有看头!我把椅子搬上办公桌,坐好位置仔

细观赏。

那女正青春,发长宽脸人丰满,奶很大还紧挺(估计不下F杯),屁股更比

常人大许多还上翘。

果然是擦浴,以毛巾蘸水擦了胸背披上棉袄,取来一椅将盆放上,又一脚踏

盆旁椅面,在低头伸手专心洗阴哩。

阴阜高肥阴毛黑密,我只见她不断蘸水以手润皂摩擦阴部,本想来几下就该

结束了,可万没想到使我看到了奇迹,她在边洗边手淫。

顺着一手泡沫看去,她在用两三个手指插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带劲,直到快

站立不稳了才用毛巾檫干穿上线裤,到床头还把那大奶狠劲捏揉一阵才拿另一胸

罩戴上穿好毛衣开灯打扫收拾屋内卫生后才又关灯上床休息。

次日晨我还是照常看到她穿花棉袄对窗梳头。

我是想不通,这是个打工妹还是谁家亲属这么些天没见洗过澡呀,还有同

屋那个高挑女的怎么不在是不是平常屋有人不好意思还是今天干活太脏还有

,那么长头发咋没见洗更令人费解的是为什么不在暖和的被窝自慰而是要在

擦澡时弄是图干净方便还是忍不住了我是百思不得其解。

当晚我越想越难眠,我干脆关灯在外屋围炉烤火,望对面屋女孩已睡,想她

洗澡那裸体及自慰形象,我不禁心痒,即掏出早已硬勃的JJ手淫,想到那大奶

大屁股和她肥阴景象,不知不觉精液已射在炉身滋滋发响。

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次日刚上班,她竟找到我办公室来了,是和一中年男子

一起来的。

起先我还一阵紧张(怕昨晚偷窥败露了),坐静才知是找我有事商量,并说

那男子是她爸今天是来接她回家的,我这才松口气问事。

原来她说她是这次招聘被录人员之一(经我查对名单叫陈芳,22岁),她

顺手把合同书递我手说她不去了,家不让出去。

她爸也接着叙说了情况缘由。

原来她闺女前年和男朋友一起去南方打工两人闹矛盾,国庆日刚回来的。

节后男的走了,她死活不想再去,刚好同村邻居家大姐要来县城做事,女儿

就与她一起来了。

前几天那大姐辞工到外地干活了,作父亲的不愿女儿一个人在城混,所以

就来接她回家呀,可没想到如今年轻人老想在外跑,咋又被招工要去省城,就坚

决不同意。

说着我也顺便问起她来县城干活情况以及男朋友的事。

她说她城没门路,是和邻居大姐一起在大姐亲戚熟人的店帮卖货,就是

对面那个灶具店买炉灶兼灌液化气罐(啊原来就是电器店隔壁,我以前看到与她

同屋那个较漂亮的就是那大姐呀,怪不得后几天不在了)。

她男朋友的事提起来她难过想哭的样子,还是她爸给我说的,他说闺女上初

中那时大概十五六岁就和同村自小一起长大的小伙订了婚(农村都这样,何况山

区),两家交往一直很好,那男的一直在南方打工,过年过节回来两人都和和美

美,前年闺女二十了要筹出嫁,可男的一定要领女友去见见世面多攒点钱回来再

办事。

这刚出去一年多不知咋就闹矛盾了,闺女哭死哭活不想再去了,大姑娘家老

往外跑,真不听话。

我没兴趣听这些,只说不去就不去,行啊,招工都得双方愿意嘛!见我发话

事情有了定音,他们就起身道谢离开了。

我这才突然想起今天是招工最后截止日,赶紧去当地同事那了解最后结果

在那我才知道,他们在报名填表时每人收了人家50元报名费,然后发给

合同书,说到交合同时给退钱(这些人真黑,我们招工根本不收任何费,还按每

招一人给他们50元报酬),我问了是否有个叫陈芳的,他们说她被录可又打电

话又找来说不去了。

啊,我明白了为啥今天找我,是钱没给人家退!我真混咋没问(没想到委托

的同事会收人家费)。

晚饭是他们请的,委托招工任务完成,他们领导也在,喝了酒,谈了收合同

接人的安排,我就回来了,路过时还专门看了对街的灶具店已关门了。

我回屋一看表已是傍晚七点多了,正泡茶准备继续我的望远新闻采察呀,突

然听到有人在敲栅门,我就赶忙出迎,隔门望去原来就是上午来找我的那个陈芳

这么巧正想找她(退钱致歉)她倒自己来了,我急忙开门把她迎进屋,取椅

放炉旁招唿她坐,一边取杯给倒水被她栏住,她直挺挺站那不动只急问我有没

有女厕所钥匙,我正诧意这怎么来这上厕所才听她说她知道女厕所有电热浴

器(她怎么知道的是过去来过,还是上午来上厕所发现的)

,还说头发太脏,明天回家呀想洗洗,并说她住那地方要从远处提水下班就

关水了,她说她刚才下班已曾来过这看门锁着没人又回去了,现在看到我屋灯

亮就又来看看(原来她也在观察我啊,我心暗想,怪不得我刚回来她就跟着上

来了,莫不是看到我去她店铺,还是临窗看我回屋)

,明白来意我就去取钥匙(公司为避街面杂人来楼上如厕,平常厕所都上锁

,钥匙就放在铁栅门后那墙孔,我当然知道),看她进我里间关门,一会儿出

来给我说把东西放我那一下,看她穿了拖鞋(可能是在我床下找的,是原来房

子就有的),只穿一条线裤,一件花衬衫披着花棉袄,一手拿毛巾肥皂从我手

接过钥匙就进厕所了。

我进屋看,她那棉裤、毛衣,还有胸罩、内裤正乱堆我床头,我拿起看还

觉有体温并散发着女性特有体味,心想原来是洗澡啊(只洗头脱这样有必要吗

想起刚才她出来进厕时那身穿戴,走动起来大屁股高摆硕胸蠕动,不由得鸡

动。

突然我似鬼使神差,拿了洗发水瓶到女厕所敲门说那肥皂洗头头发会发粘给

用我洗发水洗吧,没想门并未插上(是不知道插销还是没来及)

,正想着突然听她说谢谢就放门边吧,我放瓶同时就听门拉了一下又呯一声

关上了,我赶紧起身离开并大声告诉她那门后底角和上方都有插销哩,结果回头

看门关上了而洗发水还在原地。

回屋越想心越慌,我动情了不会吧,只能说是外观刺激本能吧。

我坐不住,忽然想起什么,就搬张椅子进了男厕所。

我知道男厕所与女厕所是用木板相隔(一般装修用的那种胶合板),在距楼

顶天花板有高约一米的空间无任何遮档(平时两边撒尿都能互相清楚听见),我

插好门把椅子放墙跟那水泥台子上蹲便器旁,站上去那隔板上端刚到脖颈,女厕

所一揽无余。

可灯暗加雾汽看不太清楚,但由于距离近(只一两公尺吧),又是居高临下

,调整角度还是可以观赏美景。

看那女人体态丰满结实,皮肤稍黑虽不细腻也还平常,算是标准的农村青春

健壮女性,只是那坚挺大奶和那肥翘屁股着实迷人。

看着看着我那不听话的鸡巴已顶到木板上发痛,我还在想我从来不会这么敏

感吧正这时我发现她拿脸盆(厕所放的打扫卫生用的)接水进了水泥台蹲便器

那,啊莫不是要洗阴离我太近(就只隔一板),我赶紧把身体下蹲些只留双

眼在板端向下观望。

果然是,叉腿撩水搽皂手揉,见那阴阜肥肉高高隆起布满黑密阴毛,那奶、

屁股、阴毛看的清楚过瘾,最精彩的是洗搓的同时还照样用指插阴,裹着皂沫摪

摪有声,脸飞红气急喘,直刺激的我心跳气急实在受不了了,我真想立马跳下去

用我这大鸡巴给她好好解解馋!可转念一想,你野兽强奸啊(这可从来不敢想

也不敢干。)

没想到这一激动反而清醒许多,赶紧终止观景,把椅轻轻搬回,不由得又想

手淫,可怕她洗完回来看到不雅,所以只好忍过。

不久,就听走廊有动静,出来一看她果然洗完出来了,想到人家洗完会换衣

服我就离屋去上厕所,顺便把女厕的门也敞开放汽并用拖把清理了地面积水。

当我干完这一切回屋后,看到她已穿好衣服正站火炉旁低头在炉上烤头发哩

,我进里间擦手(毛巾挂在床头脸盆架上),顺便看床头那些衣物,除棉衣棉裤

和毛衣鞋袜不见之外(当然是被她穿了),胸罩内裤不仅一件不少,还多了洗前

穿的那线裤和花衬衫。

啊,空心呀是脏内衣难上身线裤衬衫弄湿了我在纳闷,既准备洗又不

带换洗衣物(是忘记了还是离的近打算回去再换或者是原本就想只洗发不洗澡

真怪,我不得其解。

看她那专心烤发的样子,洗完澡已红腾腾的脸庞经火光烤照更显妖娆,毛衣

裹身更衬托出美妙胸姿,我边询问水怎样,洗的冷吗,边靠近把她肩上快下落的

棉袄重新给她披好,边顺手紧捏其肩,还夸她农村人就是健壮,并伺机手触了她

胸臀,她只笑答也无反感表现,当我感觉到她真是空心(裸体只穿棉裤和毛衣)

时,不免心神惶忽,意动鸡更勃。

怕丢人我急忙推说炉要换煤了就顺手关灯出门,我去楼梯口锁好两厕所门,

取了煤进楼道顺便也把铁栅门插上,我边揭炉盖换煤边让她躲躲免得炉灰弄脏头

发,她闻言就到屋去了。

我那炉煤还没换好就只听她喊叫要走呀,我进里间屋看,她正坐床上整理衣

物,我赶紧给她找了个塑胶袋帮装好(把我洗发水也在她百般客气推辞下装给她

了,反正我明后天就回呀),正准备退钱的事呀,她突然站起去提塑胶袋要走,

我把手拉住说头发还没干出去容易感冒,等几分钟我给你吹干再走,她边放手边

靠近我身体以手抓我大臂说着大哥你真是好人,随即又坐床上了,我赶忙去取出

吹风机,拉她朝窗口那边移坐(插座在窗头桌子底下),开始给她吹发。

那头长发黑亮而浓密,还散发着我那洗发水的阵阵香气,利用吹长发,一会

儿我手伸后撸发摸她肩背,一会儿在胸前撩发压蹭那无罩大奶,间或还揉揉头皮

摸摸脖颈捏捏耳廓,直抚摸得她面红耳赤、气喘嘘嘘,我也早就鸡硬搭篷了,怪

不得吹发时她总是低头傻笑(怕是早就看见我下面景相了)。

发已吹干了,我就放下吹风机,以双手撩开她两侧鬓发,夸她漂亮好看,没

想到她突然站起抱住我脖吻了我,并说声谢谢你真好又要去提袋准备要走,我拉

住顺势抵怀,还没等我伸头她就把我嘴吸入她口中,顿时我站立不稳就顺势把她

压倒在床上了,她激动万分,直吻的我嘴舌发麻还不甘休。

这时我被彻底激晕了,趁她强吻不放之机我就伸手进毛衣揉乳,那奶特大不

滑腻可乳头小肉肥紧,还特敏感,她不断左右躲避激烈喘着气还用手硬把我手往

外拉。

我手刚拿出就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的鸡巴已被她掏出抓在手,她那棉裤也

已退至臀下(那么候急呀,是吻我起性了动作咋如此大胆麻利!)

,我只见浓毛一片又长又黑又亮(咋看就如头发品相),她正把我鸡向她那

拉哩,还伸臂抱我背,我不知不觉发现已紧压她身了。

只是龟头顶着丛毛着实难受(由于棉裤只退到臀下压着,虽露全了那肥隆的

阴阜可根本就露不出阴户),看她激动无比,张口喘气手脚乱动已满头大汗,我

就拉她翻身趴在床边,把我裤直退落地,我发现她好象看到了,也把自己棉裤向

下拉些并尽量躬身擡臀,上身紧贴床面,双手抓紧床单,好象还微薇发抖。

看到这,我不由得性兴大发,我边摸揉她那肥臀,边顺臀缝摸去,汪水一片

啊,连阴毛都湿透了,我满手都粘满了那淫水,就以这湿手套弄我那硬茎,时不

时握茎以龟头在她臀缝来回蹭磨,直磨的我那阴茎膨胀发颤,她在床上乱动,我

觉时机已到,就以指抠阴道口搅动插拔几下迅速拔出,随着她阴口一股热流涌出

的同时,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前倾躬腰,我那阳物已连跟攻入她那阴底。

只觉那阴肉被这突如其来的硬物闯击刺激后突然收紧裹压的我那阳具在内暴

涨蹦跳,还没来及动作就突觉龟头被紧吸的同时,一股热流闪电般击涌其上,直

打的我如入云霄几乎晕倒,立马身体抽筋下面爆泄,随着阴茎的跳动射精,我爽

到极,不由得勐烈抽插,不十来下就射尽子孙软不能攻,随即就被那紧阴挤出体

外。

我赶紧提裤,发现她已双手抓床(把我床单连同床褥都抓成一堆了)趴那

喘气发抖起不来了,我上前去扶拉,她才晕晕乎乎坐起整理衣裤,马上就站起搂

脖把我狂吻(这女咋特好这口)

我还是趁机隔衣捏玩乳房还有那肥臀,这会儿她已完全配合并以身紧顶我体

,那浑身都是汗,身体还不断颤抖站立不稳。

我就扶她坐床,开始说退钱事还不断道歉说今天对不起她我太激动了也是她

太美太吸引人了等,也佯骂了我那招工同事乱收钱瞎整等,并随即掏出200元

钱和我的名片,说是除退的钱还剩的是路费,如果过段时间她想来公司打工就自

己来给我打电话去接她。

她是只接了名片,钱扔来扔去死活不要,只说今天事不怪我,还说男人女人

都这样,遇上可心人都会很亲近的(这样亲近也太炫乎了吧!啊高兴,我算她

可心人)

,还不断夸我真好,并说现在社会象我这样好人不多(是我待人好,还是那

事好)

,说着去提袋就走,我问她行吗并帮她拉衣襟裹好胸(当然留恋地最后压

碰了她那大胸双乳),叮嘱她出去小心别感冒了啊,就送她下楼走了。

我心情难以平静,昏昏沈沈就想早些休息,整理好炉子我就去女厕洗浴,边

洗还在边回忆刚才发生的一幕,是我运气还是她发情了那么敏感,那么动情

,是她男友早就开发调教的结果还是天生的骚货我就那么一下(边射也插不

到十来下呀!)

,算起来从入到出最多一分钟左右吧,就能让她高潮发颤太难让人理解了

越想刚才那感觉越觉幸运、兴奋,不觉鸡已雄起跳动难忍,干脆涂满肥皂,

站在她刚才洗阴那便器旁,一边手裹皂泡手淫,一边擡头观察刚才我偷窥那位置

,又低头看看刚才她洗阴指插之处,想着那丰满结实的身体和器物(遗憾没及看

她阴户型态),又想到刚才那大乳紧阴(怪不得人们常说奶大屁股翘者性欲强阴

道紧)的感觉,不由得随着我的快速套动立马爆精射墙,裹着皂泡手淫好爽啊(

看来那女是有经验),只见那一抽一发劲喷的浓精炮弹,直射的那木板墙啪啪作

响,心特舒畅自豪,也进一步证明了刚才那么几下就可使那壮女高潮,当然除了

我工具比常人优秀射力强刺激大外(是自小练就的),那女也可能青春欲旺久未

性事,加之洗浴自淫和我面帅温和挑逗,确是饥渴难耐,我也是经偷窥裸浴的感

官刺激进一步激起了性欲,干柴烈火相遇,自然演绎了这曲美好乐章。

想来别人常有同城一夜情缠绵,我是异地三分钟邂逅无情可言;人家掏钱“

打炮”,我那是免费“打针」。

更严格地说,其实就是一戳而已!自己虽也激动高潮但并未享受到满足的性

乐(这不,洗澡手淫才彻底解决);可对那村姑来说,这一戳虽未得饱餐,却大

大解了饥馋,也算我学雷锋做好事,帮性饥饿之女搞得一口充饥点心而已。

洗完澡回屋才突然想起,她回去肯定要换衣我咋忘看了想着就马上持镜抵

窗观去,她正低坐小凳在地上盆中洗衣哩,洗着还把胸罩拿来闻闻再洗,还有一

男子正坐她床抽烟,细看正是今天上午和她一起到我这来的她爸。

再看她一会而起身捞衣倒水到塑胶桶,又惦起另一塑胶桶往盆中倒水,还是

那身打扮,那样迷人身姿,尤其是落坐叉腿低头洗衣那动作那么利索优美(干活

麻利,怪不得自淫也自如潇洒),看她满胸饱挺,随手搓衣和向后甩发时更是抖

动如兔,两腿随着叉伸,虽然穿着棉裤,那腿间肥丘照样轮廓清晰可见,甚至还

能隐隐乎乎瞅到阴缝,一旦站起就看那肥臀高翘曲线是那么完美,我深刻感到,

女人啊真是穿衣比裸体漂亮多了。

我决心明日上班去她店给她父女俩好好拍张照片(我想他们一定不会拒绝)

看表快十点了,我暂歇喝水稍息,准备等她睡觉脱衣时再看。

由于晚饭时酒喝多了没吃主食,刚才又干了那些事,肚子的确有点饿,刚好

炉子上水开了,正好泡面吃。

吃完速食面已11点多了,再看对面都已关灯。

我移里间望她床上是睡着她爸,再移外间只能看到另张床的一角,被子包裹

看不清内容估计就是阿芳了。

次日醒来再看不仅没有对窗梳头的美女,屋内连一个人影都没了(真后悔咋

没掌握好时点)。

上午上班前我就去了同事那安排好一切并到车站买好了下午的返回车票,

回来路过那灶具店进去看了看,没看到小芳,只见那店后墙有门通往后院。

看那院确实不小,右侧院墙靠巷道有大铁门(自沿街巷道进去就可出入),

院沿街这边是一整排二层楼,楼下是商铺,包括这灶具铺在内,只有三个店铺有

后门与院相通。

院内靠楼头有一简易的铁制外上楼梯,二楼有钢筋护栏围着的一条长长的通

道式外走廊,有大约十几间门朝走廊的房间(这就是我在街对面看到的那些宿舍

),院对头是一排石棉瓦平房,相隔分别放有各种器材杂物,好像是库房;院侧

有一座“干打垒”式小土墙房好像是厕所,院中心有一个1米高水管上有加锁的

水龙头,下面有排水小池,水管周围是宽阔场地可停拉货大车。

我参观完地方,在店问了陈芳,有个说住她隔壁的女同志告诉我她天不亮

就和父亲回家了不来了(难怪早晨没看见梳头)。

看了场地,问明情况,解了我心中诸多疑惑,也觉轻松多了,即刻回房与房

东经理结账退房,收拾东西去车站吃饭准备下午回返。

想来想去,我既幸运又惭愧。

幸运的是我无意间竟交了这纯天然绿色桃花运,惭愧的是我大男人花花世界

混出来的咋就这么不经馋还敢无套内射良家姑娘但话说回来,那种情况我不

信谁能忍了!又在哪找套最没想到的是象我这样久经沙场之勇将,难道要升为

“快枪手”了怎么就象童男第一炮那样一分钟缴械投降真丢死人了!我回来

后一直放心不下,除了难忘幸遇和盼望小芳能自己找来做工外(这样就有希望作

炮友常交往了),更担心的是她那天那么动情,经我那一针下去,药勐打的又深

,别种上子孙就麻烦了。

所以天天盼她电话,后来忍不住还主动打电话问也再无消息(原来她报名时

留的电话是她打工那店的座机电话)。

我只意想,说不上春节他男朋友回来已结婚了,也说不上年后又去南方他男

朋友那了,反正我看那女正值青春气盛离了男人确是难熬。

只是觉得太可惜了,好不容易遇上个我喜欢的类型,可只这“一针之交”就

已给划上了句号。

这不正应了那句俗语说的“好事难遇欢时短”么让狼友们见笑了,我认了

〔 完 〕